回忆战争岁月(一)(作者:丛远宽)

发布日期: 2015/6/11  作者: 网站 管理员   浏览次数: 1289   返回


抗战胜利70周年,举国上下万众欢腾。作为一名党培养教育下成长起来的新四军老战士,在这光辉喜庆的日子里,使我不由想起了那硝烟弥漫的战场情景,更想起了那些生死与共的战友们,他们在战斗中的英雄形象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我特别怀念那些为共和国而献出生命的首长和战友,想起他们,我就心潮起伏,激动不已,70多年前的许多往事,勾起了我深深的回忆:

艰苦的童年

1928年冬天出生在江苏省如皋县薛窑区三义乡刘家老圩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家中排行老四,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一家六口靠种一亩半薄地。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一年四季帮人家种地干活;大哥在外为人家织布,二哥做木工,勤俭持家的母亲带着姐姐和我干自己家的农活,农忙时也帮人家抢种抢收,尽管全家人拼死拼活,但生活仍十分贫困,吃不饱、穿不暖。沉重的家庭负担,压得父亲喘不过气,他劳累过度,积劳成疾,一身是病,请不起医生,也无钱买药,临终前想吃块牛肉也不能如愿,五十多岁就离开了人世。家中失去了顶梁柱,日子就更加难过。两个哥哥相继成婚,另立门户,姐姐也出嫁了,剩下我们母子二人苦度岁月。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去上学,我是何等的羡慕啊。

可是我知道家里穷的连肚子都填不饱,哪有能力供我上学呢,只有把强烈的读书欲望深深的埋在心底,每天跟着母亲去田间劳作。没想到在我10岁那年,临近的东山圩有个名叫刘奎壁的私塾先生,看到我勤劳忠实,便喜欢上了我。亲自到我家里找到我的母亲,让我到他那里念书。我母亲说家里穷交不起学费,先生对她说:你儿子到我这里来念书,不收学费,也不轮饭(老师轮流到学生家吃饭)。我一听,高兴的跳了起来,读书的梦想终于可以实现了,就这样跟着先生进了他的私塾,先生给我取了名字——远宽。我十分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每天从家里到私塾来回十几里路,在路上就把先生要求背诵的课文默默地背熟了,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我学完了三年的课程,从三字经、千字文到论语、幼学全部读完,深得先生赞扬,过年时还特地带上我为村民们写春联,有意让我成为他日后私塾的接班人。然而,这样的学习生涯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母亲一个人忙里忙外,起早摸黑,没有帮手,终于体力不支,很快就病倒了,田里的农活没人干,就连一日三餐也到不了嘴,我别无他法,只得谢绝了先生的好意,辍学回家,同母亲相依为命共度岁月,像一个成年人一样干起了所有的农活。

参加新四军

9岁那年,卢沟桥事件爆发。日本侵略军也到了我的家乡,他们疯狂地到处杀人放火,清乡扫荡,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中国大地上一片白色恐怖,劳苦大众朝不保夕,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亲眼目睹了日本鬼子的种种暴行,在石庄镇上看到几个鬼子用刺刀把一个老百姓活活刺死;在我们村,几个日本兽兵在光天化日之下,轮奸了逃之不及的叔伯姐姐和隔壁邻居家的小姑娘,她们当时都是只有十几岁的少女;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农家妇女遭到奸污后,又被鬼子残忍地用刺刀从下身通到上身;好端端的一座庙宇,也被日本兵一把火化为灰烬……所有的这些触目惊心的悲惨景象,我刻骨铭心,在我胸中激起了满腔仇恨;我怒火中烧,敢怒不敢言,我心想长此下去,我们中国人就有被杀光的危险,那可真叫亡国灭种了,难道我们中国人就这样任人宰割吗?

1941年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抗日的新四军遭到国民党反动派残酷的围歼屠杀,更激起了我对反动政府的无比愤恨。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苏中的抗日烽火风起云涌,如皋也掀起了抗日救国的高潮,不做亡国奴!”“打到日本帝国主义!”“行动起来加入新四军!这些口号令我心动,让我振奋,看到了希望。那时新四军的游击队也积极开展游击活动,经常从我们村经过,我就跟在他们后面,游击队员们为了保密,也考虑我的安全,不让跟;但是跟了几次下来,我就下定了决心:参加新四军!但那时年龄尚小,游击队不收。有次我又跟着游击队,再次表示我要加入新四军,队长说:你个儿还没枪杆高,过二年再来吧。我心里想,等两年我15岁,大概就可以收了,我心里盘算着。等下一次游击队再次路过的时候,我还跟在后面,就对他们说我已经15岁了,能参加新四军了。就这样,19416月,我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妈妈,参加了三义乡的新四军基干队,投身抗日战场。在基干队,被分配在侦察班,没过几天就把我调到区队,成为一名身穿灰军装,佩戴“N4A臂章的新四军小战士。


 
 
上海师范大学 老干部工作处 备案:沪 ICP证0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