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江南的游击队(三)(作者:韩祥林)

发布日期: 2015/3/17  作者: 网站 管理员   浏览次数: 602   返回


1941年皖南事变后,江抗所属部队奉命整编成新四军第六师十八旅,下属三个主力团,继续坚持在江南东路开展抗日敌后游击战争。

同年4月,江南保安司令部成立,司令何克希,政委吴仲超。保安司令部受六师师部指挥,它主要管辖东路地区的地方武装。司令部下辖警卫一团(由澄、锡、虞地方部队编成)、警卫二团(由苏、常、太地方武装编成)。常熟、苏州两县又各自建立了县大队,两县不脱产的自卫队亦迅速扩大。自卫队经过训练后就上升到主力部队,它是补充和发展主力的重要兵源。

还在1941120日,江抗政治部就颁发了东路地区的《建设通令》。通令决定要筹建江南行政公署并将东路地区划分成几个行政区,各区设置督察专员公署,专署下设各个县政府。至19413月各区专员公署相继建立。

苏南第一行政区专员任天石,下辖苏州、常熟、太仓及阳澄四个县。第二行政区专员吴达人(顾准),下辖江阴、无锡、沙洲(今张家港)三个县和锡北、虞西两个特区。第三行政区专员顾复生,下辖青浦、嘉定、南汇等县。第四行政区专员韦永义,下辖澄西、武进、山南、山北、扬中五个县。各县原有人民抗日自卫会的执行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均转化为县委议会。

194141日,江南行政委员会正式成立,何克希任主任,吴达人任秘书长,至此东路的人民抗日民主政权完整地建立起来,它以政府的名义开展抗日游击根据地的民政、财经、文教等各项建设。

东路党的组织亦做了加强和调整。19413月将原东路特委改组为中共京沪路东特别委员会(简称路东特委)。书记改由吴仲超担任,领导地区相应扩大,西至京(南京)沪铁路以东、以北的镇(江)、丹(阳)、武(进)、扬(中)(时称西路地区),东至上海近郊南汇、奉贤、青浦、嘉定、松江等地。下辖苏、常、太和西路两个工委。52日,又将原淞沪中心县委改组为路南特委,领导京沪铁路以南地区,下辖淀山湖工委、青东工委和浦东工委三个工委组织。

同年5月,江南区党委成立,由谭震林任书记,统一领导苏南各地的党政军工作。

19414月,我们特委秘书处人员由宫岳(陈耀华)和景毅率领,晚上乘坐小船由苏、常、太转移至澄、锡、虞地区。

我们到达澄、锡、虞后,即在路东特委机关集中办公。过去我和吕进两人身穿便衣,长期散住在农村。到澄、锡、虞后,改穿军装,腰佩手枪,以革命军人形象住进机关,过着集体生活。过去只有在每月过党组织生活时,能见到领导同志宫岳。现在住进机关后,特委主要领导同志即能天天见面。常在机关的有特委书记吴仲超。他是一位老革命,浦东人,长者风度,经常问长问短,关心我们。他在抗战之前坐过牢,抗战后国共合作,他才从苏州国民党反省院释放出来。来东路前,他在茅山地区领导建设抗日游击根据地,卓有成效,口碑很好,我们非常尊敬他。特委组织部部长赵秀英(女),作风文雅,她似在上海学生界工作过。谈起我的母校中华职业学校时,她很熟悉。特委青年部部长凌菲(女),北方口音,她爱唱歌,教育我们歌唱革命歌曲时要掌握节奏,唱出感情。特委秘书长宫岳,此时已改名陈耀华,他对我们非常熟悉,解放后他一直用名翁迪民。特委秘书景毅,他一口绍兴话,凡是特委机关的行政开支都由他管理。

此时特委机关随着六师师部一起行动。行军、宿营都按军事要求。移动驻地前,与师部机关一起整队。部队集合后,各单位间相互都要拉唱歌曲,此起彼伏,热烈非凡。部队出发后,行进在江南广阔的田野上,威武雄壮,在我心中,暗自称赞铁流、铁流。行军一般都在晚上,一个紧跟一个,不准说话,不发火光,静悄悄地行进,有时还从前传来:跟上、跟上快跑休息等口令,轻轻地逐个后传,到达宿营地后,往往已是夜深人静,随着四周派出岗哨,不让行人进出,以保守驻地秘密。机关部队则先整队休息,静候管理员分配借住农民的住房。稍事安顿后,特委机关即会受到师部参谋处发来的《宿营通报》,通报中规定了宿营后必须遵守的一些事项。早晨起床,先集合跑步出操,从不间断。起床、晚息都会听到嘹亮的军号。我们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上门板、捆稻草、打扫卫生、帮助农民夏收夏种,军民打成一片。在这一段生动活泼的军营集体生活中,我学会了《新四军军哥》等不少催人奋进的革命歌曲。在这样崭新的生活天地里,我感受着从未有过的革命大家庭的温暖。

有次,六师师部参谋处向随师部行动的机关人员教练着装法,我也前去听课。着装法的教员,是师部参谋处的侦察科长王征明,他简要说明着装法在游击战争中的重要意义后,接着就让几位侦察员当场演示动作,着装法要求每个战士在就寝前将枪支、衣服、鞋帽很有规律地放好,起床时要有条不紊地快速穿戴整齐、捆好背包、手握枪支,特别在晚间,要求不点灯火,摸黑操作,所打背包,要求规范,行军跑步时,背上背包不可晃荡,不能松散。王征明对演示中有些不准确的动作,进行纠正。那天听讲同志都席地而坐,学习非常专注。过去我从未受过军事训练,听得尤感新鲜、有益。从一个普通老百姓要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军人,无论从吃饭、走路、穿戴、风度等方面,样样都得从头学起,才能养成适应战斗需要的军人气质。

由于敌、伪、顽等受到我军沉重打击,1941年的夏天,澄、锡、虞的斗争形势趋于相对缓和。六师师部和路东特委经常驻守于锡北寨门一带的小庄圩、蒲墅里、张缪舍等一些大一点的村子里,而且连续住上几天,不像过去那样,需要天天移动宿营地。

能在游击区里放映电影,在当时各个敌后游击区里,该属罕见。可是我们江南东路由于贴近上海,经常有同志去上海办事。去上海的同志租到一部苏联的有声电影《钢人铁马》(有的将片名译为《农夫曲》)在六师师部驻地向军民们放映,用手摇马达发电作为电源。此片的主题是描写苏联集体农庄的幸福生活。苏联农民摆脱了耕地、收割等笨重体力劳动,运用拖拉机在田间耕作,农民们过着富裕、欢乐的新生活。这部电影已译成汉语,军民们都能看懂。电影鼓舞军民们向往苏联,憧憬社会主义的光明未来。电影的主题歌《火犁(拖拉机)进行曲》,节奏跳跃,歌声雄壮,优美动听。那时能看上一次有声电影,不要说从未出过远门的当地农民,就连我从上海下去的青年,因为家境贫寒,也无缘去电影院欣赏电影。这场电影使军民们眼界大开。电影放过后,它的主题歌即被军民们到处传唱。它的歌词是:哦!火犁你是钢铁的战马,火犁你是我亲爱的战友,你快出发愉快的怒吼!我们已到了开拔时候。我们阵容坚强,敌人永久不能到我们共和国里来横行!歌词表达了保卫祖国不准敌人侵犯的意志,深受大家喜爱,我也很快学会了这首歌曲。

师部有个教导队,它随着师部一起行动,每当傍晚队伍集合准备出发前,教导队有位文化教员站在队前指挥教导队唱歌。这位文化教员身材魁梧,发音宏亮,指挥唱歌时,他挥动双臂节奏准确,动作有力,因此教导队的歌声特别整体动听。每当几家单位都被拉歌之后,往往再由教导队出场进行二重唱、三重唱,嘹亮的歌声唱得士气高昂,热血沸腾!这位文化教员原是上海的电车工人,人们一般都不称呼他的名字陶剑华,而都喜欢叫他老牛

在谭震林领导下,十八旅采用动员群众参军、上升地方武装和改造俘虏等方式扩大队伍。19407月起谭还决定由部队直接派人,秘密去上海,通过各自的亲戚、朋友、同学等社会关系,动员他们下乡抗日,此举收到很好效果。一批批上海的工人、店员、青年学生下来参军,至19416月,十八旅的主力部队已发展至4600余人,形成了一支战斗在江南东路敌后的游击兵团。十八旅的政治素质好,工人成份约占半数,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约占1/5,成为新四军中文化水平较高的一支部队。十八旅连队的文化生活十分活跃。旅政治部所属的剧团,经常向军民演出,它既是部队的文化团体,又是开展民运工作的突击力量。

我深深地赞美我们的十八旅。我们的指战员个个都有崇高的革命理想。我们的部队,既有严格的军纪,又有团结活泼的生活。它是我们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是一支铁的新四军!我们自豪!我们对争取抗战胜利充满信心!

在特委机关集体生活不久,为减少非战斗人员与部队一起行动,我和吕进两人,重又离开部队,再穿便衣,分散住在寨门附近的农村里,继续从事文印工作。

19416月,为了适应形势发展需要,师部参谋处要继续翻印五万分之一的军用地图。我和吕进被借调去参加此项工作。此次翻印,不是油印,而用石印。我和吕进连同师部参谋处的参谋陈拙民(俞咏铁)、吴进一共四人,由陈拙民负责,在无锡厚桥镇附近农村里,与一批石印印刷工人一起复制地图。我们四人各自在透明的汽水纸上,按原图描绘好后,交印刷工人在石板上制版,然后印刷。用石印复制的地图,与以往油印的相比,不知道要清晰多少倍!我们的工作非常顺利,同志之间以及和工人之间都很团结。而且我还意外的发现,师部参谋陈拙民竟是我们中华职业学校机械科的同学,年级比我低些,他是浦东三林塘人,该与我是浦东同乡,他是我在江南敌后游击战争中相识的第一位中华职业学校校友,同志同学同乡,这样的三同友谊,何其可贵!

19418月,在厚桥复制地图已近两个月,此时日伪对我东路苏、常、太地区的清乡已经开始,下一个目标要对澄、锡、虞地区实施清乡。军情紧急,我们结束了地图复制工作,陈拙民带着我们一共四人连同印好的大批地图,离开厚桥,暂回师部参谋处,参加反清乡的斗争。(未完待续)


 
 
上海师范大学 老干部工作处 备案:沪 ICP证0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