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副长联的启示——难忘的1948年之二(作者:管继英)

发布日期: 2015/5/7  作者: 网站 管理员   浏览次数: 282   返回


1948年夏天,我陪伴复旦史地系(解放后改为历史系)学生会干事去过周谷城教授家,主要任务是邀请周先生光临指导系学生会举办的日寇侵华罪行图片展

先生当时住在徐汇村(今第二宿舍)一座平房内,走进门庭,我就看见一副长联写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那是周先生亲笔书写的宋代大儒张横渠的名言。比起我家中堂上写的朱子治家格言,我感到气势特别磅礴,从而对先生的伟大抱负萌发了由衷的敬仰,值得我永远学习。

原来在我的心目中,他作为著作等身的学者,只要埋头读书、潜心研究,贡献会更大。何苦还要顶住压力、冒着风险先后参加反内战、反饥饿反美扶日等爱国运动呢?仔细想来,正因为他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素养,更具有强烈的爱国精神。就像屈原问天,孔子论时,浩然之气,与世长存。在他们的著作中,也都贯穿着忧国忧民的思想。敬爱的先生自称人生三件事:教书、研究、反帝爱国。在他的《世界通史》中与众不同的是把中国史也写入其中,他认为中国不仅是历史悠久,而且文化丰富,是世界文明发展的最为深厚的根基,应当对外传播。

史料记载,先生为了实现自己的伟大抱负,曾经受到过多次磨难。第一次是1942年初,为了逃离沦陷区,在杭州曾被日军扣押一个多月;第二次是1947年,为支持反内战、反饥饿运动,被解除复旦史地系系主任职务;第三次是1949426被反动当局逮捕(后因舆论压力,敌人被迫允许保外候审);第四次是文革中被关入牛棚受尽凌辱和磨难。四人帮批林批孔诱惑他批孔,曾以解放他并调他孙女从内蒙回复旦读书为诱饵,都被他拒绝,更彰显了他的高尚风骨。先生于1996年辞世,享年98岁,生前曾任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上海师范大学 老干部工作处 备案:沪 ICP证00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