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上革命道路的最早启蒙人(作者:徐学渔)

发布日期: 2015/5/7  作者: 网站 管理员   浏览次数: 276   返回


抗日战争时期,我家住在宁波市西门外亨六巷,该地区属城乡结合部。这时宁波市已被日寇占领。在远郊四明山地区是国民党第三战区淞沪游击第五支队(即我党领导的三五支队,后整编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根据地。当年姨夫唐华是三五支队的隐蔽战线工作人员,在我家存有一只箱子。他常以农民打扮的样子来我家,从箱子中取出西装革履,换上后进城,进行活动。有时到充当伪乡长的远房亲戚舅公家去寻找机会。实际上汉奸、日寇也不是铁板一块,他们相互之间有矛盾,个人有个人的利益,这就可以利用。唐华姨夫就是利用这些矛盾把大量四明山根据地迫切需要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入。

有一次他还和汉奸、日寇等共同合影。这张照片姨夫一直作为个人奋斗史上的纪念品珍藏着。宁波市解放后,唐华姨夫被任命为宁波市第一榨油厂党委书记兼厂长,任内颇有成绩。但是到文化大革命时期,姨夫靠边并被抄家。这张合影就成为他被诬蔑为叛徒的铁证,而起来造反的首要分子是被姨夫处理过、品质恶劣的腐化堕落分子。姨夫在游街后竟被活活打死。

当年姨夫来我家时,常谈及四明山地区新四军英雄抗击日本鬼子的情况,有不少战士因抗击日本鬼子而英勇捐躯。

抗战胜利后,我来上海就读于肇和中学,这时校内有地下党在同学间有意挑起抗日战争取得伟大胜利是谁的功劳的看法。我毫无顾忌陈述自己的观点——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功劳不少,并且讲得头头是道。这时校内国民党和三青团分子就怀疑我是共产党员。而地下党员刘筠就慢慢地接近我。经过共同在校内发动参加全市的·二〇大罢课运动后,我与刘筠同时被校方开除。在这年暑假我就被刘筠发展成为光荣的中共上海市地下党员。


 
 
上海师范大学 老干部工作处 备案:沪 ICP证000117